102期上海叶先生:进入清醒而无思的状态

闭关纪实 szwh, 时照文化 276浏览

9月30日中午带着期待的心情,提前半天下班冲向火车站前往杭州时照学堂。一到学堂,疲惫不堪的身体像充过电一样,轻松舒坦自在。晚上再次聆听老师简洁、直接介绍闭关闭什么?如何闭。大概身体在这大半年里匆匆忙忙,未能实时观照,练功也是断断续续的,身体直接进入混沌状态,听课也是是听非听,时照老师讲课的声音仿佛很清晰又很遥远。

 前二天几乎是白天晚上都在睡觉,感到身体疯狂修复着。10月1日下半夜大概睡足了,起来打了个坐观呼吸,一座收功结束正好2号早饭开始。白天头脑开始非常清醒,不想练功也不想任何事,静静躺着,接着所有思绪开始疯狂回忆到小时候,近期工作中的事,何时开始修行,遇到的迷惑,父母妻子女儿等像河水滚滚流过,自己会一不留神顺着去想,如果那样这样结果会如何,一次次再把自己拉回来观自己念头流动。晚饭后休息一会开始继续打坐,睁开眼睛,不一会流眼泪,眼角皮肤感觉有点灼热,按老师讲过旁边准备纸巾,赶紧擦擦,皮肤有点点疼。不知何时开始偶尔会看到一些光影,或流动,或从哪里照射过来,没太在意。晚上睡觉中会突然要停止呼吸惊醒,鼻涕不停,喉咙有痰,鼻孔有些堵,呼吸非常困难。再次放松平躺,慢慢看着它睡着了。

3号早饭后继续打坐,汗流很舒畅,浑身如泡在温泉中,之后又黑又静之状态下,坐在或躺在床上,除注意放松一切,杂念来了也不管它,让其自生自灭,发生猛然一觉,杂念全消这种境界。头脑进入清醒而无思的状态,也不知什么时候,遍体酥软暖融融,异常清心舒适,又似乎进入一种恍惚杳冥的状态,突然看到房屋中光亮(屋里漆黑不见五指),好像是右边,有时又在下边发出,有白色蓝色紫色红色不同颜色光,不同形状,闭眼睁眼,清晰看到光,眼睛有时如探照灯照射,看见房间物品,光随眼睛移动照在看到的墙上,静静看着它在玩耍,有时出现立体图案,或一个电视屏幕中蓝天白云。神奇时从头顶看到一颗下半个天兰色发光透透的宝珠,向下晒着天兰色光芒,持续很久很久。手有时也会发光还能照亮房间,有时很亮很长时间后又慢慢变暗。晚饭后躺了一会,练完归元掌前五个动作,浑身气足舒畅,依然能睁眼看到光照或光影,睡不着,左鼻孔好像突然不通似的又开始呼吸不畅,打开房门迷迷糊糊睡着,老师好像进关房,在做什么,走动电话等等,自己开始不停折腾难受,老师大概怕影响我们,走出关房,我不知怎么突然呼吸不畅,醒过来追到门口,大门掩着有条缝,猛然发现自己这么跑到门口,老老实实回到自己关房,依然睡不着,继续静静平躺,忽然听到好像老师在楼顶上大声吟诵金刚经声音,仿佛有个声场罩在整个大楼,心马上平静下来睡着了。

 但到大约4号凌晨,忽然又呼吸不上,还拌随心慌,从未有过的体验,就想早点出去,艰难熬着,无法安心,早饭时和老师提出要提前出关(原准备7天),老师说是身体有些反应或有变化,建议再观察一天再确定是否出关。上午吃过早饭略休息一下,练功中感觉身体无比通常温暖,气流路线清晰,身体各部位放着不同光,觉得能坚持闭完到七天。中午时分大约累了睡着了,下午忽然又开始心慌,感觉家人有什么事发生,总想冲出去。晚饭时间也不想吃了,和老师打招呼提前结束闭关。和时照老师交流闭关经历,老师指点发光情况那就是玄关状态,我才反应过来。同时老师说可能家里没处理好闭关被影响。回到家果然发现,母亲因亲戚节日来访谈起我到杭州闭关,母亲以为我辟谷七天,非常担心我的身体,3号起一直念叨,我大约感应到引发提前结束念头。实际出来心不慌,感觉自己动作缓慢,身体很柔软。

本来我看到老师安排我住的房间名“善行”,那大概是我本次来要得到的答案-日常要坚持练功不懈才能做到善信。整个过程很玄妙又有趣,也坚定我的修行信心。感谢扶风老师和时照老师创建时照学堂,提供给我们这么好修行场所。也希望更多有缘人能在此了解生命的本源和意义。

转载请注明:时照道德文化推广 » 102期上海叶先生:进入清醒而无思的状态